三问家居IPO的灵魂之问:实控人因私旅游费用要公司报销?

5月24日,三问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问家居”)更新了招股书。

三问家居名称虽带有“家居”二字,但实际上是服务型贸易商,公司主要为全球中大型零售商和中高端品牌商提供特色家用纺织品 、家居服饰、特色面料产品及医护类产品。公司名称中的“三问”二字,与“三省吾身,与时俱进”的司训相契合。但标榜“三省其身”的三问家居却存在着灵魂三问:是否存在与控股股东的人格混同?实控人因私出国旅游费用由公司报销是否合理?产能利用率下降为何还要大幅扩产?

是否存在与控股股东的人格混同?

招股书显示,三问家居现在的控股股东为三问投资,三问投资直接持有54.1%的股份,三问投资全资孙公司天问思享和天问新泉合计直接持有三问家居3.95%的股份,三问投资合计控制58.05%的股权。三问投资的实控人为王耀民、程晖夫妇,二人直接持有发行人17.13%的股权,并通过控股股东三问投资控制发行人58.05%的股权;程晖通过宁波新泉控制发行人3.17%的股权。王耀民、程晖夫妇合计控制三问家居78.36%的股权。

2019年,三问家居整体改制为股份公司,为IPO铺路。三问家居的前身是三问有限,三问有限系由三问国际(三问投资前身)以货币方式出资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设立时公司名称为“张家港市中堂服装有限公司(下称“中堂服装”)”。2013年12月10日,中堂服装设立,三问国际出资额500万元,持股比例100%,为唯一股东。

招股书显示,中堂服装成立时主要从事家居服饰的生产和销售。此时,三问家居实际控制人王耀民的对外投资体系中,由三问投资经营家用纺织品、家居服饰的研发设计和供应链管理业务,三问有限(中堂服装)定位为自有工厂。2016年,公司实际控制人王耀民对其所投资企业的业务定位进行调整,将三问投资定位为投资控股公司,三问投资此前经营的家用纺织品、家居服饰的研发设计和供应链管理业务由三问有限承继。

这意味着,三问家居“真正的”前身是其控股股东三问投资,三问投资将主营业务转给三问有限后变为投资控股公司。当主营业务转移至三问家居的过程中,三问家居和三问投资能否在资产、人员、财务、机构、业务上保持事实上的独立?

按照《公司法》、《证券法》《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要求,拟IPO公司在资产、人员、财务、机构和业务等方面要与公司控股股东完全分开。

多位法律人士认为,公司的独立人格和股东的有限责任是现代公司法人制度的两大基石,但法人制度也可能被某些股东用作逃避法律义务、谋取非法利益的工具,母子等关联公司之间的人格混同是重要的违法表现之一。

在我国司法实践中,人格混同的大多数的观点为:“关联公司的人员、业务、财产等方面交叉或混同,导致各自财产无法区分,丧失独立人格的,构成人格混同。”

招股书显示,三问家居主要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的权属已经从三问投资转到公司(含子公司)名下,在形式上具备了财产独立的法人特征。三问家居也在招股书中称,公司符合IPO独立性之要求。

但值得关注的是,在三问投资向三问家居转移业务的过程中,三问投资存在对三问家居较为频繁的资金拆借,即控股股东存在占用三问家居资金的问题。2017年初控股股东三问投资欠三问家居拆借款1.63亿元,2017年三问家居继续向三问投资拆出1.38亿元,2018年借款全部还清。在转移主营业务的过程中,控股股东从三问家居巨额借款,难免会增加财产独立的难度。在IPO实务中,控股股东占用发行人资金是审核重点,三问家居的实际情况更加复杂。

此外,在控股东三问投资将研发设计部、供应链管理部、物流部等业务部门向三问家居转移时,这些部门、机构及其员工能否界定清楚控股股东与子公司的界限?组织机构、人员是否还存有交叉及重叠情况?转移业务过程中,双方债权债务的承担是否明确?这一系列的问题都关乎三问家居IPO的独立性,发行人或要进一步释疑。

实控人因私出国旅游费用要公司报销?

不仅仅是三问家居与三问投资之间存在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实控人与三问投资之间也存在“混同”。

三问家居在深交所问询函回复中称,控股股东三问投资2018年度和2019年度管理费用较高主要系实控人王耀民就读商学院期间出国学习考察、因私出国旅游等的费用较高所致。

业内人士认为,实控人王耀民出国学习考察费用由三问投资承担是合理的,因私出国旅游费用(金额较高)由公司承担的合理性还有待商榷。

按照公司法基本立法精神,有限公司(法人)的最基本特征是股东财产和公司财产的分离。三问家居实控人将自己较高的私人费用让公司报销,无疑违背了股东与公司财产分离的基本精神,同时也存在职务侵占的道德风险。

产能利用率下降为何大幅扩产?

招股书显示,三问家居此次IPO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2500万股,拟募资不超过5.34亿元,分别用于年产522万条靠垫、459万条毯子、100万条毛衫及配饰建设项目、数字化设计展示中心建设项目、数字化管理平台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其中,年产522万条靠垫、459万条毯子、100万条毛衫及配饰建设项目,将新增巨额产能,但三问家居2020年的产能利用率呈下降趋势。

2018-2020年,三问家居服饰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2.35%、85.94%、56.06%;家纺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06.36%、91.65%、67.46%。截至2020年末,公司服饰产能为289.82万件,家纺产能为315.39万件。

此次IPO,拟增加522万条靠垫、459万条毯子、100万条毛毯的产能大约是在现有产能基础上增加了两倍,未来能否消化还存在疑问。

三问家居称,扩产的必要性为:提升精益生产能力,满足客户高品质的产品需求;提高生产效率,满足客户多品类、高频次的产品需求;提升供应链质量,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ybxwy.cn/239.html